欢迎光临雷锋网
参观预约
当前位置:雷锋网>榜样雷锋>雷锋故事>正文

童年血泪

2019-10-12 13:18:57  来源:湖南雷锋纪念馆  字体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 大】

雷锋出生于1940年12月18日,农历是庚辰年11月20日。所以雷锋乳名叫庚伢子。后来,上小学时取名雷正兴,参加工作后改名雷锋。雷锋家祖居湖南省望城县安庆乡简家塘冲。冲稍,背靠山坡,面朝冲口盖着三间茅草房,原是唐姓地主招雇工住的长工房。因年久失修,房盖已破烂不堪,房墙也已东倒西歪,靠几根枯树干支撑着,这就是雷锋一家祖孙三代人的住处。

在简家塘冲口南面有一条东西向的公路叫长宁路,路旁有个小村镇叫桥头铺。从桥头铺沿公路往东行30里,跨过湘江,就是湖南省城长沙市。

雷锋出生时,日本侵略者的铁蹄,正在蹂躏着祖国的大好河山。雷锋一家祖孙三代都遭受着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大阶级敌人的无情压榨和残酷的迫害。

雷锋的祖父雷新庭,一辈子给地主当牛作马,到头来,竟被地主催租通债活活气死。

雷锋的爸爸雷明亮,在第一次大革命时期,曾当过梭镖队长,满怀希望要打倒列强除掉军阀,劳动人民能过上幸福的生活。不料,蒋介石背版革命,发动“四一二”政变,大批屠杀共产党人,致使第一次大革命失败。雷明亮在农村生活不下去了,只得流落到长沙市仁和福油盐号当挑夫。1938年,日本侵路者进犯长沙市,国民党当局节节败退,在惊慌失措中,火烧长沙市。雷明亮不甘心留在长沙当日本侵略者的顺民,在逃出长沙时,遭到蒋军逃兵的毒打,忧愤成疾。他回到家乡,带着伤病,租种了唐家地主两担田(合8亩),勉强维持一家5口人的生活。1944年,桥头铺小镇也驻上了日伪军。雷明亮和乡亲们,为了防备日伪军的抢掠,在一天夜晚,挑着粮食往山里转移,刚走出村口,就被日伪军发现,夺过扁担,把他打得头破血流,当场就晕死过去。日伪军走后,雷锋的妈妈和乡亲们才赶到现场,过了一会儿,总算缓过一口气。但,从此以后,伤病越来越重,大口大口吐血,又无钱医治,终于在1945年春天离开了人间。他在临死前,还抚摸着雷锋的头对全家说:“不要怕那些吃人的豺狼,要挣扎着活下去,要记住:报仇!

雷锋的爸爸死后,一家人的生活失去了依靠。哥哥雷振德,12岁就到一家机厂当童工。年幼体弱,经不住繁重劳动的折磨,再加上缺吃少穿,不久就得了童子痨(肺结核)。有一天,正在干着活就晕倒在机器旁,被机器轧伤了臂,轧断了一节手指。资本家不但不给医治,看他致残,不能为自己卖命,反而把他解雇了。为了挣饭吃,他又到溁湾镇一家印染厂当童工,病一天天加重,就在爸爸死后的第二年,也含恨死去了。

没有了爸爸,又没有了哥哥,妈妈哭得死去活来,家里生活更加困难了。弟弟小金满连病带饿,不久,就死在妈蚂的怀里。

雷锋的妈妈本姓张,是一个铁匠的女儿,因家里生活困难,出生后就被送进长沙一家育婴堂。一个姓杨的妇女把她抱回家,抚养到五六岁就送给雷家当童养媳。和雷明亮结婚后,就开始操持一家人的生活,她给资本家当过女工,领孩子到外地讨过米,也到地主家里当过女佣人。多年苦难生活的煎熬,练就了她能干、坚强而又不甘屈服的性格。丈夫的死,她坚持着活下来,长子和幼子的相继夭折,她仍坚持着要活下来。她下决心,到外地讨米,到地主家当牛做马,也要把雷家留下的独根苗一一小雷锋抚养成人。1947年上半年,她在唐四滚子家当女工回家后性格突然变得沉郁了,常常不是背着人偷偷掉眼泪,就是跑到死去的丈夫坟前去痛哭。是对内心苦闷的发泄,是对万恶旧社会的控诉。然而,哭又有什么用?死去的丈夫冥冥无灵;坟头的小草,山间的林木也不能给予伤心人以同情。

1947年8月的一天傍晚,雷锋的妈妈从外面回来,又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上落泪。雷锋回来看到妈妈哭了,就一头扎到妈妈怀里,偎依在妈妈的身旁说:

“妈妈,好妈妈!你别难过,我听你的话,我快长大了,我会种田,我会做工,我也会养活你的。”

雷锋是个懂事的孩子,他还以为妈妈是为着家里的生活困难在难过,在伤心哩!

妈妈听着小雷锋说出懂事的话,心更加碎了,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,滴落在雷锋的脸上、身上。她两手紧紧接住小雷锋说:

“孩子,你还这么小,你还不懂得人世间的艰难,若是再没有了妈妈,你可怎么活呀!”

小雷锋还不完全懂得妈妈这句话的意思,抬起头来看看妈妈那泪痕满面的脸,说:

“妈妈,你不要哭,我听你的话,我不离开你!”妈妈用直呆呆的眼神把雷锋从头看到脚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:

“孩子,看你小手小脸弄得这么脏。来,妈妈给你洗洗。”

妈妈打来一盆清水,把小雷锋的手和脸都洗干净了。然后,又把小雷锋拉到自己身边,紧握着他的小手说:

“孩子,苦命的孩子!望你长大后,可要记住你的亲人都是怎么死的。”

亲人都是怎么死的?妈妈为什么又要提起这伤心的往事?小雷锋傻呆呆地站在妈妈身边,愣了半天,才强忍住眼泪,沉痛地低着头说:

“妈妈,我记得,爸爸、哥哥、弟弟都是怎么死的。”妈妈豆粒大的泪珠又滚落下来。她抚摸着儿子,她不忍心抛下这不满7岁的儿子就去寻死,留下儿子无依无靠,去备尝人世间的苦辛。她想挣扎着活下去把雷锋抚养成人。可是,在那万恶的旧社会,寡妇门前是非多,地主、豪绅、恶棍的凌辱,她不能忍受;封建宗族旧势力的奚落,更使她伤心。这无情的现实,逼得她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她撕心裂肺地苦思苦想过多少个日日夜夜,最后才下定一死的决心。于是,她脱下外衣,给小雷锋披上说:

“孩子,穿上妈妈这件衣服,少挨些蚊子咬。往后,妈妈就不能再疼你了。”

“妈妈!”小雷锋迷惑不解地望着妈妈。

妈妈把小雷锋送到六叔奶奶家,借故托付六叔奶奶照看着。自己回到家里就悬梁自尽了。

雷锋妈妈的死,是对身遭地主、恶棍凌辱的控诉,也是对旧社会对封建邪恶势力的反抗。

当小雷锋跑回家的时侯,只见妈妈悬挂在房梁上,他哭喊着扑上去,紧紧地抱住妈妈的两腿:“妈妈!妈妈!”

可是,妈妈再也听不见儿子的呼唤,再也不能照料自已的孩子了。7岁的小雷锋,当时还不懂得什么叫阶级剥削,什么叫民族压迫。可是,爸爸、妈妈、哥哥、弟弟的死,他是亲眼所见,牢记心头的。


回顶部
版权所有:雷锋网 邮编:410217
地址:长沙市雷锋街道正兴路42号 电话:0731-88107959 微信号:hnleifeng
参观时间:周二至周日9:00—17:00 (16:30游客停止进馆) 闭馆时间:周一(国家法定假日除外) ICP备案:湘B1.B2-20070067
(C)2012.3 chinaleifeng.com,leifeng.rednet.cn, All Rights Reserved